您当前的位置 : 启正网> 宗教与邪教
再谈邪教与宗教
2013年07月08日

  伴随着经济和科学技术的日新月异,对外开放向纵深发展,人们的思维观念呈多元化的发展态势,邪教组织也乘机而入频频出现于我们的生活中。从圭亚那丛林的遍地横尸到美国大卫教骆驼庄园的滚滚浓烟,从东京地铁的沙林毒气,到乌干达堆满尸体的深坑,邪教给人最深的印象是两个字:“残忍”。邪教对人类、社会和国家是有害的,应坚决制止和取缔。

  目前仍有人对邪教和宗教的区别没有清醒的认知。宗教对人类,对社会和国家是有益的,应当被尊重。在工作生活节奏加快,物质文明高度发展的今天,人们在不断变化的时代中寻找精神家园,人为什么活着?人生的终极价值是什么等等,形形色色的邪教打着宗教的幌子开始出现和活动。宗教与邪教有着本质的区别。区分宗教与邪教成了人们关心的社会问题。

  一、宗教与邪教

  从本质上讲,邪教不是宗教。但邪教和宗教却又常常交织在一起不易分清,原因大体可以归纳为三:

  1、历史视角不同,使宗教与邪教的标准出现动态变化。有时把正常的宗教活动,甚至文化学术活动也看作邪教,使宗教与邪教的标准模糊;从历史上看,不同的社会,不同的文化,不同的政权体制对宗教与邪教的标准是有所不同甚至是相反的。太平天国把“拜上帝教”视为正教,而清政府则视之为邪教,太平天国把清政府称为“清妖”。在中国历史上,许多农民运动扯起“替天行道”的大旗,以某种“教义”凝聚人心的形式,而封建统治者却把其视为“邪教”。在欧洲中世纪,甚至某些学术研究也被判为“异端”,遭到禁锢迫害。马丁路德改革,被当局视为“异端”接受审判。在现代中国,曾有人把宗教活动视为“牛鬼蛇神”,有的甚至把历史文物当作邪教偶像给摧毁。

  2、邪教往往打着宗教甚至科学的旗号,欺骗缺乏分辨力的人们。它们盗用宗教的教义,拼凑宗教的词汇,断章取义、欺世盗名。大卫教派的大卫 科雷什对基督教的《圣经》断章取义,谬解教义,为自己的行为找依据,并宣称自己是“转世基督”;中国“被立王”教主吴扬名也盗用基督教名义断取基督教《新约圣经.路加福音》的话:“这孩子被立,是要叫以色列中许多人跌倒,许多人兴起,又要做毁谤的话柄…”,称自己就是“被立王”、是“再世基督”。中国的“法轮功”也打着佛教的旗号,李洪志宣称自己是最大的“佛”,“法轮功”是宇宙大法,功力无边。总之邪教的传播借助各种科学的名义给邪教与宗教的辨别增加了难度。

  3、有的邪教是从宗教、科学和哲学中发展起来的,因个人私欲的膨胀,极端偏离或背离原来的宗教、科学和哲学体系,形成邪教。比如人民圣殿教的创始人吉姆 琼斯,自小对宗教有浓厚兴趣,大学毕业后曾做过牧师,宣扬自由平等的思想,反对种族歧视,积极帮助穷人与失业者,因而逐步得到了人们的认同和尊重,后来随着个人野心的膨胀,他用种种手段获得大量财富,最终演变为邪教。

  二、辨别邪教与宗教

  邪教具有反人类、反社会、反科学的特征。

  1、反人类主要表现在违背人类社会基本的道德规范和基本人权。

  宗教表达了人们对至真至善至美的探索与追求,邪教是个人野心狂妄至极与个人崇拜。人类社会的发展过程,是对真善美不断探索与追求的过程。儒家典籍《大学》一书开宗铭义:“大学之道,在明德,在亲民,在止于至善”。宗教也表达了人们内心深处对至真至善至美的渴望。基督教要求信徒:“你要尽心,尽性,尽意爱主你的神,这是诚命中的第一,且是最大的,其次也相仿,就是要爱人如己。这两条诫命,是律法和先知一切道理的总纲”。“爱是从神来的。凡有爱心的,都是由神而生,并且认识神。没有爱心的,就不认识神,因为神就是爱。”

  邪教则不然,邪教倡导个人崇拜,自封为神,是王,是佛,具有狂妄的个人野心,惟我独尊,为所欲为。“被立王” 的教主吴扬明就称自己是“被立王”,是“真神”,要求追随者对其跪拜,言听计从。“法轮功”教主李洪志,让练习者对其实行个人崇拜,将自己的话封为“真理”。

  宗教有着悲天悯人的心怀,光明公正的行为,宽广博爱的胸怀,仁慈和平的言语,它关怀人性,敬重生命。佛教非常看中生命,经常讲:“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基督教十诫中也讲“不可杀人”,又说:“当纪念安息日,守为圣日,六日要劳碌作你一切的工,但第七日是向耶和华你神当守的安息日。”强调既保障人工作的权利,也保障人休息的权利;中国传统的道教也崇尚“济世救人”。邪教伤害人最基本的生存权。邪教残忍自私,传播恐怖言论,对信徒实行精神控制,要求绝对服从,限制人身自由,制造自杀悲剧,侵害了基本人权。吉姆琼斯在圭亚那丛林建立“琼斯敦”基地里,组织私人卫队对信徒进行控制,对企图反抗的人施以酷刑。逃亡的人被抓回基地,无以例外地遭到惨不忍睹的毒打。“法轮功”指使练习者自杀以实现“圆满”也严重伤害了人最基本的生存权,与这些邪教组织何其相似!

  宗教的经费来源通过正当合法的渠道取得。如基督教的经费来源于信徒甘心乐意的奉献。佛教的经费来源于佛教信徒自愿的布施,都是合法收入。

  邪教却非法敛财,有的强迫入教者奉献全部财产,有的诈骗人的钱财以至把人逼上绝路;有的指使信徒用不道德手段为其赚钱,这些都严重违背道德规则和国家法律。科学教派的罗恩.哈伯德就说:“一个人若想发财,最好的办法就是创建他自己的教会,宗教(其实是邪教)是一种行之有效的赚钱方式,一本万利”。为了达到赚钱的目的,他的关于戴提尼心理疗法和科学派教义的书,薄薄一本就要十多美元,听他一门课要几千美元,治疗费就更昂贵了,一次几百至几千美元,还出售所谓PP维生素(其实足一种弱性毒品)赚饯,许多人因此走上绝路。李洪志及其“法轮功”组织则用出书出磁带等赚取大量金钱。一本“法轮功”出版物的利润是普通书籍的几倍,为了上层次、求圆满,练习者必须购买大量和推销书籍。

  宗教都能与人类一般道德相调和,某些方面远远高出一般道德标准。以基督教为例,耶稣登山宝训就表达了无与伦比的道德标准:“虚心的人有福了,因为天国是他们的;哀恸的人有福了,因为他们必得安慰;温柔的人有福了,因为他们必承受地土;饥渴慕义的人有福了,因为他们必得饱足;怜恤人的人有福了,因为他们必蒙怜恤;清心的人有福了,因为他们必得见神;使人和睦的人有福了,因为他们必称为神的儿子;……”信徒也是照着这样标准去做的。信徒的行为道德表现通常很高。

  邪教却往往与人类的道德标准相悖逆,与文明的行为格格不入。大卫教声称世界上所有的女人都属于他,他要和男信徒们杀死世界上不信该教的人,由他生的孩子们与他一起统治地球,他有权利和资格征用任何一位女信徒,先后一共娶了十七个十几岁的少女为“妻子”,过着靡乱的生活。

  2、邪教的反社会性主要表现在经不起历史的考验,对人类、对家庭、对社会、对国家有巨大危害。

  宗教一般都有悠久的历史,经得起历史的考验。佛教起源于公元前六世纪,传到中国也有两千年的历史;伊斯兰教起源于公元七世纪,到现在也有一千四百多年的历史:基督教也经历了近两千年的历史考验。

  邪教往往是兴盛一时,及至真实面目被揭露、禁止、取缔便烟消云散了。人民圣殿教在它国建立了基地,却以集体自杀而消亡。大卫教在其据点内与美国警方对峙,五十一天后也消亡于烟火爆炸之中。“爱的家庭”真相大白于天下后也分崩离析了;奥姆真理教也曾有很强的实力,但在东京地铁事件后,日本警方采取了措施,逮捕其骨干分子,摧毁了其制造毒气和细菌的实验室,宣布奥姆真理教破产。“法轮功”被取缔后,李洪志逃亡国外,骨干分子被判刑,练习者被转化,也必然会慢慢消亡。

  一般传统的宗教对人们弃恶从善的改变是发自内心的,对人们的约束也大大超过了社会道德标准和法律标准,基督教要求信徒悔改认罪,不但涉及外在行动,更注重内在动机,“不可杀人”不但指不杀害人的性命,更包含了不要对人有怨恨的心。佛教亦要求人们“戒嗔,戒贪,戒痴,戒杀生,戒偷盗,戒淫,戒妄讯,戒饮洒”是谓八戒。但是邪教教人惟利是图。乌克兰“拜兄弟会”教唆孩子偷盗家中的钱财。文鲜明的统一教则鼓励信徒大胆地偷税漏税,为达到目的不择手段,这样的结果是把人推向绝路。宗教既有益于人,对家庭、社会也有良好的作用。正统宗教都强调在家庭中尊老爱幼。基督教也强调“当孝敬父母,使你得福,在世长寿,这是第一条带应许的诫命。”对社会的益处也表现在多方面。比如佛教、道教的许多主张非常有利于环境保护,基督教要求信徒在社会上发光做盐,荣神益人,众人以为美的事要留心去做;信徒积极参与两个文明建设,同情弱者,乐意助人。但邪教却破坏家庭,制造家庭悲剧,扰乱社会秩序,制造社会动荡。邪教为了控制信徒,聚敛钱财,多采用封闭式社团管理方式,导致许多人抛弃家庭。奥姆教要求信徒脱离家庭,到教中生活,并奉献一切家财,结果破坏了许多家庭。李洪志的“法轮功”组织不但损害了练习者的基本人权,也造成了许多家庭悲剧,有的走火入魔,有的自杀,有的杀人,有病不医,痴迷者往往对家庭成员漠不关心,对社会没有责任感。在使许多痴迷者走向绝路的同时,也给社会增添了不安定因素。

  宗教会教育信徒热爱祖国,与现行政权相协调;邪教对抗合法政府。一是因为其反人类反社会的行为必然与法律相抵触,遭到政府的取缔:二是其教主的野心和个人私欲使其敌对政府,谋求政治大权。从这两点上看,邪教与宗教是风马牛不相及的。佛教讲“庄严国土,利乐有情”,基督教讲爱国爱教,在民族存亡的紧要关头,不顾个人安危,为民族守望,为国家呼吁。但邪教却对抗合法政府。大卫教违法囤积军火,于警方对峙达51天。唯一教也曾煽动信徒同政府作对。奥姆教则模仿日本政体,妄图在日本建立“奥姆帝国”,俨然国中之国。“法轮功”教主李洪志为达到其政治野心,多次策划练习者围攻新闻机构、党政机关,提出多项政治要求,企图推翻政府。

  3、真正的宗教与科学无论在宗旨或者内容上,都毫无相悖之处,但邪教却违背科学,或散布恐怖言论或违背科学研究宗旨。

  以基督教为例,我们相信科学研究是符合信仰的,就如我国传统天地人三才的理论,天是指宗教,地是指自然科学,人指人文科学,各有自己的研究领域。世界上大多著名科学家也有宗教信仰,并且从宗教信仰中得到启发。邪教为了恐吓人,散布恐怖言论。太阳圣殿教宣称世界末日就要来临,只有自杀赴天狼星,才能逃避这些灾难,以此控制信徒。有的邪教成员虽从事科学研究,却违背了科学研究的宗旨。奥姆教里多是才华横溢的年轻人,听命于麻原后,其学识就成了邪教的帮凶。可见在对待科学的问题上,邪教与宗教毫无共同之处。

  三、加大力度,反对邪教

  宗教是一种信仰,与和谐社会建设是相一致的。而邪教对人类、社会和国家造成巨大危害,他们蛊惑人心,侵犯人权,制造事端,扰乱社会秩序,违背社会公德,为法律所不容。因此,各级政府要旗帜鲜明的反对邪教,采取有效措施坚决打击和取缔邪教。

  1、加大宣传教育工作力度。发挥新闻媒体的喉舌作用,和各级反邪教组织的网络优势,新闻媒体要加大宗教信仰自由政策的宣传力度,揭露邪教真相,增强人们识别能力。各反邪教民间组织以开展城乡警示教育为先导,开展多种形式的反邪教宣传,克服麻痹厌战情绪,时刻绷紧防范处置“法轮功”等邪教问题这根弦,做到思想认识到位、责任心到位、工作措施到位,层层抓落实,推动防范和处理邪教工作的深入开展。

  2、加强基层组织建设。把防范和处理邪教工作的常设机构建到镇、街道办事处,网络延伸到村、居。村、居以党支部为主体开展工作。通过开展“四无”镇、街道和反邪教示范社区创建活动,把基层基础工作夯实。

  3、加强教育转化工作。对“法轮功”习练者,根据不同类型采取不同的方法进行教转,对顽固者,实行边控边转;对一般练习者,组成专业的帮教队伍,进村入户、面对面对其进行教育转化。同时,要重视转化后的巩固提高工作,防止出现反复。 4、加强宗教管理。各级党委政府职能部门,要充分发挥宗教组织在抵制邪教中的重要作用。一方面,积极支持正常的宗教活动,使信教群众能合法地光明正大地参加宗教活动,满足群众的宗教需要。另一方面,对各宗教团体加强规范管理,为信教群众提供合理的宗教活动场所。宗教。

来源:中国反邪教网 作者: 编辑:陈俊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