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启正网> 警示教育
中国民航学院大学生折翼邪教
2016年03月16日

  刘子榕,男,1980年8月出生,四川省剑阁县城北镇新华村人。从小学习成绩优异的他,本有一个远大而美好的前程,但是“法轮功”的侵入,让他自我挣扎,甚至泯灭人性伤及父母,无端断送了他的美好前程。幸运的是,亲人和社会的关爱却最终让他逆转命运,获得新生。

  他是村民口中“别人家的孩子”

  刘子榕从小单纯听话,乖巧懂事,从幼儿园、小学、初中再到高中,几乎每年都是三好学生。1991年,在校团队活动中,因表现优异、成绩显著,被剑阁县文教委评为“学雷锋、学赖宁”标兵;1998年5月,参加全国中学生“学作文”竞赛,获得了三等奖;1997年秋季,刘子榕以优异的成绩考取了省属重点中学剑阁中学,并被分配到特优班学习,1999年春季、秋季先后两次被剑阁中学评为“三好学生”,老师、父母、亲戚都对他寄予了无限期望。2000年高考,刘子榕顺利考上了中国民用航空学院(天津)飞行动力专业,这在家乡小村引起了轰动,所有的人都觉得这将使这个平凡的农家小院迎来光明的前途,山窝里的金凤凰已经展翅欲飞。

  他未及飞天,却折翼坠落

  然而,一切美好光景的背后,却早已埋下隐患aa。在刘子榕就读高中期间,因为经常头晕,受当时社会“气功热”影响,就曾花钱买“气功”方面的书籍进行练习,但头晕的毛病并未好转。1998年,刘子榕的父母亲因为常年劳累,身体病痛增多,开始习练“法轮功”,并认为效果不错,就劝导刘子榕开始尝试练习。

  读大学时,练习“法轮功”的大伯主动要求送刘子榕到天津。一路上不断强调练习“法轮功”的好处,并以帮助购买电脑为诱饵,诱惑刘子榕练习“法轮功”。2001年寒假,由于父母再次动员其练习“法轮功”,把“法轮功”吹得神乎其神。刘子榕开始看法轮功的书籍,跟着其大伯开始习练。寒假结束回到学校后,他仍在寝室坚持习练,同学们纷纷劝说国家已经取缔了法轮功邪教组织,练功是非法的。但在李洪志的“讲真相”、“上层次”的蛊惑下,刘子榕仍然自欺欺人地向同学们宣扬法轮功的诸多“好处”。2001年春节后,刘子榕大伯到学校,带给他两张“经文”,说“大法弟子”要集体到北京发正念,不去就会“形神俱灭”。受其影响,刘子榕一直心神不宁,在学校坚持了近两个月,终于在4月份“走出去”到北京“弘法”。

  因为沉迷于练功,刘子榕逐渐荒废了学业,学校的几门考试课都未参加。在2001年春季期末考试中,成绩从大学一年级的年级前30名(其中数学第二名)下降到全班倒数,还有几门功课不及格。老师同学的多次劝说,却始终未能让他从歧途返回。

  “弘法”让刘子榕丧失了基本的判断,在北京天安门广场,当警察问是不是法轮功人员,他还说“坐不改姓,立不改名,就是”。反邪教志愿者反复多次给他讲国家的政策,讲法轮功为什么是邪教,他却认为那是杜撰,一概不相信。尤其是一想到“神形俱灭”,他对法轮功就不敢再有丝毫的怀疑。因为痴迷“法轮功”,刘子榕未能未能顺利完成学业,一只本欲飞天的雄鹰,尚未张开翅膀,却急速坠落,令人惋惜。

  他“形神俱灭”,几成废人

  刘子榕的父母在志愿者的帮助下,已经不再习练“法轮功”了。他的母亲劝他说:“娃儿哟,法轮功是邪教,你就别再练了。”但“师父”说的不能反悔、不能放弃,否则要“形神俱灭”,却让刘子榕不能自拔,恐惧感挥之不去。这两种声音交替折磨,逐渐让刘子榕无法控制自己的思维,没法集中注意力做事,几次帮母亲做饭把水烧干了也不知道,锅也被烧坏了几口,有一次还差点酿成火灾。终日如行尸走肉,既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也不知自己想干什么。整日神神叨叨,谁和他说话都只重复一句:别和大伯接触,他是练法轮功的!一段时间过后,刘子榕开始把自己关在屋子里,躲在被子里不敢见人,甚至连基本的生活起居都不能自理了,几乎成了一个废人。

  2003年10月,刘子榕被四川华西医院诊断为精神分裂症,为帮助他治疗,家中花光了积蓄,还欠了一屁股债。但就在病情有所好转的同时,以前折磨他的“形神俱灭”的声音又开始重现,扰得他白天晚上都不敢睡觉,为此,他拼命地为家里擦灰尘,拼命地扫地,不敢让自己有丝毫的时间停顿下来。有一次,刘子榕将没吃完的饭往厕所倒时,他母亲说倒了可惜,他就想起了“法轮功”,认为母亲就是“魔”,直接把母亲头上打了几个口子,鲜血不断的从头上冒出。父亲赶来劝阻,也被打断了左手臂。没办法,父母只好再次将刘子榕送进了广元市精神病院。看着儿子憔悴的面容,疯癫的行为,父母只有暗中悄悄的抹泪。

  他却未被抛弃,在关爱中新生

  刘子榕疯了,村民们在叹息,亲人们的伤痛无法平复。但是,他身边的所有人都在为挽救他而不断努力。为了照顾他,父亲放弃了做石匠的稳定收入,母亲整日在家守着,不能再下地干活,姐姐本已到了年婚的年纪,提亲的人来了又走了,却终不答应,只是为了能够打工赚钱替他治病。

  当地的反邪教志愿者也始终关注着刘子榕的情况,定期上门帮助他排解心理障碍,助他解除心结。刘子榕就在这多方的关爱中,不断恢复,逐渐回归社会。2016年1月,当反邪教志愿者再次去到刘子榕的家时,他们惊喜的发现,刘子榕竟和当地的村民一起修路劳动,家里也盖起了新房,姐姐也已经有了自己的家庭。虽然仍然要持续吃药,但是一家人已经开始在努力经营新的生活!

来源:凯风网 作者: 编辑:陈俊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