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轮功”打造的“三支毒箭”注定会伤及自身
发布时间:2020-05-14 09:56:52

5月13日本是一个极为寻常的日子,但对“法轮功”教主李洪志却又不寻常。李洪志本来出生在1952年7月7日,但为了攀附佛祖,假扮圣人转世,硬生生把生日改为1951年5月13日,干了无数恶事坏事,这有数不清的证据和证人来佐证,本文在此不再赘述。

不过,今年李洪志的生日有些特殊,盖因新冠病毒在全世界蔓延,为了配合西方主子推脱、甩锅,掩盖主子无能、靠耍嘴皮子防疫的实质,消解中国因抗疫冉冉上升的国际影响力,“法轮功”遥相呼应配置了“三支毒箭”。

第一只毒箭,病毒溯源,造谣污蔑。新冠病毒溯源本是一个严肃的科学问题,要以科学为依据,由科学家和医学专家去研究。但“法轮功”却揣着明白装糊涂,在自家喉舌媒体,大肆炒作和传播“新冠病毒来自武汉病毒所”,并制作视频在境外网站散播,成为阴谋论的早期主要推手。

面对“法轮功”这种毫无底线,无耻下作的行为,西方一些主流媒体对此进行了批驳。

2020年4月15日,美国全国广播公司(NBC)下属网媒khq.com就美国爱达荷州一位女议员希瑟·斯科特转发“法轮功”邪教组织制作的有关新冠肺炎疫情视频报道称,脸谱网认为,希瑟·斯科特转发的“法轮功”制作视频之所以被标记为虚假信息,是因为多方科学研究所得出结论:新冠病毒非人工合成。

2020年4月16日,资深记者、菲律宾与金砖国家战略研究智库创始人赫尔曼·蒂乌·劳雷尔(Herman Tiu larel)通过菲律宾新闻社网站(Pna.gov.ph)发表文章,揭露各种谣言实质,痛斥美国政界及“法轮功”邪教不断将新冠病毒疫情政治化。

2020年4月18日,英国广播公司BBC在其网站驳斥了“法轮功”谣言“新冠病毒来源于武汉一实验室”,还揭出了最近两年来“法轮功”一再造谣的老底。

2020年4月19日,英国著名纪录片制片人、自由记者丹尼尔·沃尔夫(Daniel Wolf)在专注记者行业的自媒体网站“文章”网(thearticle.com)发表深度评论文章《特朗普VS中国》(Trump versus China)。文章从“法轮功”邪教喉舌大纪元近日发布的视频说开,认为这部针对新冠肺炎疫情的所谓纪录片引发人们不安,“法轮功”在带节奏,使得“一众偏执狂如此罔顾事实”。文章指出,针对中国产生的一系列阴谋论,“都是未经证实的,难以服众,是一些人的癫狂之语”。

2020年4月22日,澳大利亚公民党(Citizens Party)网站(Citizensparty.org.au)发表该党全国执行委员会委员、媒体发言人罗伯特·巴威克(Robert Barwick)长篇评论文章《疯狂大纪元:危险反华战争议程的急先锋》,文章揭露,“法轮功”邪教组织喉舌大纪元就新冠病毒疫情在英美等国暴发之际,假借新闻之名,极尽搅动反华之言论。

……

面对“法轮功”邪教组织喉舌媒体《大纪元时报》屡屡编造谣言谎称新冠病毒是生物武器,加拿大邮政局建议居民对《大纪元时报》专刊可向相关机构进行投诉或当作垃圾予以回收,更多居民则认为立即予以焚毁,邮政局邮递员采用的措施是拒绝派送。美国“媒体立场评估”网站Mediabiasfactcheck.com则对大纪元媒体评估结果是有问题的,存在右倾偏见。

第二只毒箭,隐瞒疫情,感染数和死亡人数造假。疫情暴发初期,“法轮功”首先乔装“武汉医护人员”“专家”出头“带节奏”,编造谎言,意图制造恐慌,被细心的网友打假。见一计不成“法轮功”又施一计,“依据”港媒报道及中国手机用户两个月内减少约2000万和一知名作家“日记”中道听途说殡仪馆扔得满地的无主手机,编造称“中国有2000万人因新冠病毒死亡被隐瞒”,让人跌破眼镜、哭笑不得。

实际上,因受疫情影响,很多实体营业厅不能正常营业,新增用户数量大幅减少。随着携号转网在全国的实施和提速降费深入推进,部分原来有双卡或多卡的用户,不再需要单独的流量卡,从而注销了号码。这已被中国工信部进行了权威解释。

针对“法轮功”媒体放大的一张满地手机的图片映证死亡2000万人一事,网友打脸称,是过时的图片,造谣技术负值。该知名作家本人也通过微博回应称,“从未发过任何照片,也未发过手机图片。”

试问,到底谁在隐瞒疫情?

听一听美国新泽西州贝尔维尔市市长迈克尔·梅尔哈姆一席话,“我曾怀疑过自己感染了新冠病毒,但他们说美国首例在1月才被发现;但我以前也患过流感,症状从未如此严重,我觉得自己好像快要死了。”梅尔哈姆说相信自己去年11月感染了新冠病毒,且检测结果显示他已拥有新冠病毒抗体。这就把美国报告的首例确诊病例时间一下子提前了约2个月,进一步戳穿了“法轮功”替美国政客所吹嘘的疫情“信息透明”的谎言。

看一看“法轮功”所吹捧的美国政客是如何掩盖疫情的。

掩盖一,对国内疫情发展的时间线一直讳莫如深,唯恐避之不及。美国早已在去年9月的流感患者中究竟有多少新冠肺炎?掩盖二,对确诊病例、死亡人数等基本信息的披露避重就轻、含糊不清,甚至对防控专家搞起行政审查和打击报复,用“掩耳盗铃”的方式处理公共卫生紧急事件。掩盖三,在光天化日之下对科学家禁言封口。号称美国“钟南山”的福奇屡屡遭到公权力打压,政客为何如此担心本国的科学家们? 到底怕他们披露什么真相? 掩盖四,作为世界最发达国家,美国防疫物资采购与调配信息十分混乱,但对披露事实真相的美国卫生与公众服务部监察工作的一名官员却以报告存在“政治偏见”为由将其调离。

当前,美国新冠肺炎确诊人数和死亡人数均居全球首位,但“法轮功”所吹嘘的美国政客们在境内疫情信息的收集、整理和发布上,却表现出异乎寻常的消极和被动,被广泛批评瞒报疫情信息。

4月28日美国纽约时报发了一篇文章,认为美国的Covid-19的真实死亡人数,远远大于报告的死亡人数。

第三只毒箭,向中国索赔、追责。眼见西方大国成全球新冠疫情“震中”,民主国家形象轰然坍塌,“法轮功”心急如焚,为了配合华盛顿某些政客蝇营狗苟,什么下限都可以刷新,真可谓图穷匕首见,玩起了向中国索赔、追责的鬼把戏。

自武汉依照法律规定修订疫情数据以来,“法轮功”媒体开足马力,连篇累牍地发表评论,煽风点火,曲解为“迫于形势”“此事彰显国际追责声浪的效果”,跟在西方无耻政客后面张嘴狂吠,对自己的祖国疯狂撕咬。“追责”的论调实在荒唐,纯属一种“政治讹诈”。

实际上,中国在前期向世界卫生组织捐款2000万美元现汇基础上,又增加3000万美元现汇捐款,用于支持抗击疫情国际合作。

国家主席习近平就疫情形势,多次作出重要讲话和重要指示批示,频频与外国领导人和国际组织负责人会见谈话,截至5月8日,习近平主席出席二十国集团领导人应对新冠肺炎特别峰会,同39个国家领导人和国际组织负责人49次通电话。

试问,中国率先向世界报告疫情、举国抗击病毒、防控成效显著,为世界作出了贡献,已被世卫组织肯定,何责之有?!中国向十几个国家派遣医疗专家组,已经或正在向140多个国家和国际组织提供多批急需的医疗物资援助,何责之有?!截至5月6日,中国通过市场化采购方式,已经向194个国家和地区出口了防疫物资,其中77个国家和地区政府、6个国际组织通过官方渠道与我签署了216批次医疗物资商业采购合,极大缓解了全球抗疫医疗物资的供应紧张,何责之有?!

中国身体力行推动抗疫国际合作,既是中华民族雪中送炭、扶危济困的侠肝义胆,又是中国践行人类命运共同体理念的生动写照,中国一直在用实际行动证明自己,回击偏见和谣言。

要说追责,中国外交部发言人4月20日在北京举行的例行记者会上连发三问进行驳斥:2009年,H1N1流感在美国大面积暴发并蔓延到214个国家和地区,导致近20万人死亡,有谁让美国赔偿了吗?上个世纪80年代,艾滋病首先在美国发现并且蔓延到全世界,不知道给世界上多少人造成痛苦,有谁找美国追责了吗?2008年发生在美国的金融动荡,雷曼兄弟公司破产,最终演变成全球的金融危机,有谁要求美国对此承担后果了吗?

病毒是全人类共同的敌人,中国同其他国家一样,都受到了病毒攻击,是受害者不是加害者,更不是病毒的同谋。

由此可见,“法轮功”不遗余力将疫情政治化,借疫情炮制的“三支毒箭”,是无视科学事实,实为丧心病狂。

“法轮功”邪教在反华的道路上越来越疯魔,已经成为“政治病毒”的造孽者。

一场疫情,让“法轮功”的原形更加赤裸地暴露在世人面前。中国自古以来就有不怕鬼的故事,自古以来就不乏打鬼的英雄。科学和事实这面“照妖镜”,早就认清了李洪志的原形。“法轮功”打造的“三支毒箭”正在正义媒体和专家人士面前掉转方向,射向“法轮功”这个始作俑者的身上。

来源:中国反邪教网   作者:陈哲   编辑:陈俊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