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启正网> 科学辨伪
探讨共情在挽救中的应用
2012年01月12日

  在教育挽救邪教痴迷者的工作中,反邪教志愿者对挽救对象内心世界的理解及体验就是共情。如何理解挽救对象是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题,它决定挽救工作是否能够有个良好开端,是否能够顺利开展下一步思想与理论的交锋以及是否能够使挽救对象得到很好的心理与行为的矫正有直接关系。

  一、共情的涵义及作用

  共情就是指体验挽救对象内心世界的能力。志愿者通过对方的言谈话语和外在行为表情深入到他的内心去体验他的情感与思维方式,再借助志愿者自身所掌握的知识和经验,把握对方的体验与其经历和人格之间的联系,更深刻理解他的心理和问题的实质,最后志愿者才能运用沟通技巧、运用多方面的知识有针对性的答疑解惑来影响对方态度、思维、立场等的转变。

  邪教痴迷者常常以“大法弟子”、“超常”、“带有救度世人使命”者自居,以“我说的话常人听不懂”的借口拒绝交流,又常以“法言法语”的邪教术语拒反邪教志愿者于千里之外。怎样走进挽救对象的内心世界成为解决问题的关键所在。志愿者通过共情可以使挽救对象感到自己是被理解的、接纳的,从而建立起平等交流的平台,促进挽救对象深入全面、准确地认识自我,从自我陶醉的邪教感性认识体验中逐渐恢复理性认识。

  二、共情的正确理解

  志愿者应从挽救对象而不是自己的角度来看待存在的问题,也就是换位思考。共情的基础不是一定要有与挽救对象有相似的经历和感受,而是要设身处地理解他及其问题。走入邪教的被害者都有各种不同的原因:有的人因为生活中遇到挫折坎坷,寻找心理安慰麻木自己走进邪教;有的人因为早有修炼、求得超脱、得到永生的想法,遇到邪教后符合了急功近利的心理。而大多数人还是因为祛病健身而误入邪教。同是祛病健身问题,又可以分出不同的原因:有的人是因为得了疑难病,多次求医未果,所以有病乱投医的练上功;还有人因为家庭生活困难又长期病魔缠身付不起高额的医药治疗费,听人宣传“不用花一分钱就能病好”的试试心理而练习;更有甚者怕得病后要打针吃药,不愿和医院打交道,“只要练练功提高心性就能强身健体”何乐而不为呢?一个祛病健身问题其中又各有苦衷。所以志愿者做到细心、耐心寻找挽救对象的深层次心理症结,才能有的放矢的达到矫正效果。

  即使遇到看似简单的问题,可是挽救对象却不能认清事实真相,志愿者就要善于换位思考:“如果我当时处在他的环境遇到同样问题,我会不会做出和他一样的选择?假如别人做我的工作,从哪方面入手我更容易接受而弄清问题。”只有常常换位思考才能准确把脉,只有摸清症状才谈得上对症下药。

  三、共情的把握

  共情不是不分时机地一味强调理解挽救对象的内心,要把握时机,做到适度,因事而异,因情所定。

  对于不善于表达心声的挽救对象,志愿者表达共情是为了引导对方说出心里话,发现问题症结,有利于有针对性地打开对方心结。而当对方能够表达内心世界时,志愿者做好倾听即可,随意插入反而会转移话题使对方误解。还有的邪教痴迷者为了拒绝帮助,长期自我麻醉在邪教的虚幻中,他会像祥林嫂一样反复声泪俱下地痛诉家史,以期博得志愿者的同情而故意拖延时间或是转移目标,消磨志愿者挽救的意志。

  54岁的学员李某,1994年和婆婆一起练功,听过李洪志的讲法班。她因为多次到各超市散发法轮功宣传品被送进心理矫治中心。她为了逃避法律制裁,进了中心就一再表示不练了,从今以后和法轮功没关系。每次和志愿者谈心学习时,她都会乐呵呵的表示很愿意交流。可是志愿者提到和法轮功相关的问题时,她会很快岔开话题,今天饱含热泪诉说自己小时候是怎样吃苦受累,成家后又怎么伺候爱人和儿子不容易;明天再泪眼汪汪述说娘家父母如何艰难把他们兄弟姐妹拉扯大;后天又苦诉公公婆婆怎么被包办婚姻一辈子摩擦不断;接下来又是小姑子、同事等怎么不会教育孩子……当志愿者看穿她想用这种办法逃避接触法轮功问题时,明确告诉她:“听了你的身世和你说的种种家庭问题,我很理解也很同情,有些矛盾在自己的生活中也曾经发生过,如果以后有时间我希望我们能痛痛快快的好好聊聊。你看我们当前是不是先聊聊你是怎么走入法轮功的,又是怎么被吸引坚持到现在的?练功后你有哪些改变?”

  遇到这样的情况,志愿者就没必要无休止的和对方共情,点到为止,做出小结后具体指明要继续的话题方向,连续两至三个问题的提出是防止她简单回答第一个问题后再次岔开话题。当发现她有岔话题的意向时,重复第二个第三个问题使她继续思考继续讲下去。所以共情要做到因人而异,志愿者与挽救对象同喜同悲时,还要保持客观公正的态度,冷静的头脑,把握住话题的脉络,防止完全受挽救对象的影响,失去主导的作用。

  四、共情的实施

  志愿者表达共情时,除言语表达外,还应有非言语表达,如目光传递、面部表情、身体姿势和动作等。志愿者关注的目光,前倾的身体姿势,理解时点头的动作,细微的面部表情变化等等都能表达出共情,志愿者善于把两者结合起来,恰到好处的应用,会收到意想不到的效果。

  当志愿者和挽救对象发生思想交锋时,对方会出现焦躁不安的现象,就像一位有八年练功史的痴迷者所说:“我没黑天带白日的练功八年了,养活个孩子也有八岁了,能说掐死就掐死吗?”思想工作不是一锤子就能凿通的。邪教又有它的特殊性。很多练功者步入邪教时间长,行为与思维模式常常处于教主谬论的控制与左右中。这时语言上如果步步紧逼,容易触发他过激或冲动的行为。假如一味的迁就,会给他造成“又闯过一关”的得意心理。俗话说“有理不在声高”。志愿者直视的目光加上不卑不亢的语言,同样起到不怒自威的震慑作用,而且能避免情绪激化,使对方逐步改变错误认知。

  当李某对法轮功是邪教组织的问题有了初步认识后,主动说出法轮功传单来源于一个不知名姓的老大爷,并且说得头头是道,老大爷穿的什么衣服,多高的个头,什么口音等她都描述的很详细。多年和邪教受害者打交道,对他们的各种谎言已经见怪不怪,志愿者明白他们不敢说真话的苦衷:有的人是和给材料的功友单线联系,以为自己不说谁也不会知道;还有的人怕拔出萝卜带出泥,将来无法面对曾发誓患难与共的功友;再有的是材料来源于家人同修,怕家人受处理,所以编出谎言欺骗搪塞志愿者。

  听着李某的述说,志愿者没有立刻对她表示质疑,听她讲的时候,话中漏洞太大的地方皱一下眉头,她正讲得兴趣高时志愿者又起身倒水喝。当一个人说假话时要用十句来圆假话,志愿者的表情动作她一一看在眼里,憋不住问道:“我说的都是真的,你是不是不相信呢?”这时候志愿者的共情会比提出质疑更能促使她说实话。“你说的是不是实话你心里最清楚,假如我处在你的位置,我可能也会这么做。你练功将近17年,才十几天的时间你能彻底转变思想也不现实,思想没有彻底明白邪教怎么害人,保护你的功友也是正常。问题不明白我们可以接着探讨,但是人格不能随便玷污,我们以后要说就说实话好吗?”李某的表情很不自然,后来在一篇感想中写道:“以前说谎就会脸红的我怎么练了法轮功后假话张嘴就来而不知羞耻呢?”

  又经过两天的学习再认识,李某说出传单是婆婆从功友家拿回来的,她怕婆婆成为怀疑对象,所以故意编造出个异性老人转移方向。当二十几天的学习结束时,李某恋恋不舍,一再要求加入反邪教队伍,还让丈夫把婆婆送到了心理矫治中心。她说:“要想成为一名真正的反邪教志愿者,我就要从说服我婆婆开始。”

  教育挽救痴迷者摆脱邪教的精神控制恢复理性思维,回归正常人的轨道上来是一个艰辛的救人工程。笔者结合自己多年的挽救经验做出一小结,不当之处还需读者积极探讨指正。

来源:凯风网 作者: 编辑:陈俊男